联系电话:0531-88070707 / 85666818 
主任-投诉电话:13606402111
总部地址:济南无影山中路104号天建写字楼四楼
第一接待分部:天桥区人民法院东临首间办公室
第二接待分部:天桥区交警大队交通肇事处理中队办公楼一楼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工程与房产案例 >> 积极搜集证据完成举证责任

字号:   

积极搜集证据完成举证责任

浏览次数: 日期:2013-09-17

积极搜集证据完成举证责任           

              --析某机械化施工公司与某工程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

【当事人】

原告:山东某机械化施工有限公司。

被告:山东某工程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潘杰、辛明珍

【审理结果】

一、被告山东某工程公司支付原告山东某机械化施工公司工程款13198.52元。

二、被告山东某工程公司以13198.52元为基数,自2012年5月16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原告山东某机械化施工有限公司利息损失。

一、基本案情

2011年11月3日,某机械化施工公司与某工程公司签订《钻孔灌注桩施工协议》,约定由某机械化施工公司对淄博市某大厦钻孔灌注桩工程桩基工程施工,并约定了单价、工程量计算及付款方式。合同签订后,某机械化施工公司进场施工。施工完毕后,双方之间因为工程款支付问题产生纠纷,某机械化施工公司将某工程公司诉至法院。

二、法庭审理情况

(一)诉辩意见

原告某机械化施工公司诉称:原被告于2011年11月3日签订钻孔灌注桩施工协议,约定:原告按照被告的要求在淄博市某大厦钻孔灌注桩工程施工,被告于原告设备井场预付施工费用2万元,根据原告施工进度提供燃油款,在工程完工时付已完工程量的70%的工程款,在检测合格7日内付清全款。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照合同约定完成了施工任务,并在2012年1月5日进行工程结算,结算的工程款为6200886.6元,被告的工地负责人孙加明和法定代表人姜绪金在结算单上签字确认。但截止到起诉之日,被告一直没有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全部工程款,只付了428200元,尚欠192686.6元,经原告多次催要,仍未支付。要求被告向原告支付工程款192686.6元和利息(自2012年1月5日开始,按同期银行借款利率计算至一审判决生效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某工程公司辩称:1、原告主张的2012年1月5日进行了工程款结算与事实不符,双方并未办理结算,只是施工工作量的签证,桩机开挖后因缺陷桩产生的修补等费用应当在结算时一并扣减。2、被告已付款额应为429200元,而不是428200元。3、原告诉求金额与事实不符,被告结算只欠原告12198.52元。4、利息不能成立,双方没有办理结算,因此没有明确尚欠款额和具体还款利息,主张利息没有依据。

(二)审理结果

法院认为:原被告之间签订的钻孔灌注桩施工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按照双方协议的约定,原告施工完毕时被告应支付已完工程量的70%,检测合格7日内付清全款。双方在协议中没有具体约定检测单位和检验期限,现被告举证证实发包单位检测原告施工的桩部分不合格,并因39棵桩基的扩径造成了凿桩头损失和超用材料损失,上述损失属于原告施工质量不合格所造成,被告抗辩上述损失费用应由原告承担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辩称原告施工的6棵桩因不合格产生的修补损失19590元,因该费用亦系原告施工质量不合格所产生,故被告辩称该损失由原告承担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诉称与被告签署的“某公司淄博某大厦桩基工程宝峨钻机施工工程量”系双方之间的结算,本院审查认为,上述证据系双方对工程量及工程造价的确认,在该份证据中,并未对工程是否合格予以明确的确认,在被告有证据证实原告施工的工程有质量问题的情况下,原告的上述陈述理由本院不予采信。综上,因原告施工的桩基不合格所造成的凿桩头费用73754.88元、超用材料费用86143.2元、修补费用19590元,上述共计179488.08元。原、被告双方确认工程总造价为620886.6元,被告已经支付原告工程款428200元,因此,被告还应支付原告工程款428200元,因此,被告还应支付原告工程款13198.52元。原告要求的利息损失,应当自原告起诉之日计算。综上,法院判决:被告某工程公司支付原告某机械化公司工程款13198.52元。被告某基础公司以13198.52元为基数,自2012年5月16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原告某机械化公司利息损失。

三、律师评析

本案中,某工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签署了一份名为“某机械化公司淄博某大厦桩基工程宝峨钻机施工工程量”的文件。某机械化公司认为这个文件系双方之间的结算,据此计算出某工程公司欠工程款192686.6元。而某工程公司认为,该文件只是对施工工作量的签证,不能作为结算的依据。在某机械化公司提供的该文件中,可以很容易的看出在某工程公司法定代表人签名下标注了一句:负孔以天齐结算数量为准。那么该文件是否为双方之间工程款的结算呢?这牵扯到举证责任的分配问题。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证据的搜集。在我国司法实践中,除法律规定的特殊情况下,均采用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在本案中,某机械化公司提供该文件借以证明双方已办理结算。到此举证责任就应该结束了。这时举证责任又转移到了被告某工程公司那里。如果被告某工程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双方之间没有结算,就要承担不利后果。被告某工程公司提交了监理单位的验收情况,桩基修补费用、图纸、现场照片等多份证据证明原告某机械化公司施工不合格。以此证明了上述文件非最后结算凭证,保护了本单位的合法权益。

对于原被告双方争议的利息起算时间,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中有着明确的规定,该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一) 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二) 建设工程没有交付的,为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三) 建设工程未交付,工程价款也未结算的,为当事人起诉之日。本案中,因被告某工程公司已成功的证明了双方之间还没进行结算,因此法院也支持了剩余工程款利息的起算时间为原告起诉之日。这个结果对被告某工程公司来说也是很有利的。

所属类别: 工程与房产案例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