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531-88070707 / 85666818 
主任-投诉电话:13606402111
总部地址:济南无影山中路104号天建写字楼四楼
第一接待分部:天桥区人民法院东临首间办公室
第二接待分部:天桥区交警大队交通肇事处理中队办公楼一楼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律师文苑 >> 浅析登记瑕疵婚姻的效力问题

字号:   

浅析登记瑕疵婚姻的效力问题

浏览次数: 日期:2013-09-09

浅析登记瑕疵婚姻的效力问题
                                        山东圣义律师事务所  安业

摘要:从我国目前立法来看,婚姻登记瑕疵问题在法定事由、认定程序和法律效力等方面还存在一定缺陷,需要理论上的进一步探讨和立法的进一步明确。本文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简单介绍合法婚姻的成立要件,包括实质要件和程序要件;第二部分阐述了婚姻登记的性质和效力;第三部分则首先阐明了婚姻登记的界定问题,然后对于婚姻登记瑕疵和无效婚姻这两个概念作出区分,最后就是婚姻登记瑕疵的四种具体表现形式,并从法理和实践操作两方面对每种情况的效力问题作出讨论。
关键词:婚姻登记;无效婚姻;婚姻登记瑕疵
一、合法婚姻的成立要件
婚姻的成立是确立夫妻关系的法律行为,世界各国法律都规定了婚姻成立的各项要件。只有符合法定要件的婚姻才是合法的婚姻,具有法律效力。婚姻成立的条件包括有实质要件和形式要件。
婚姻成立的实质要件是指结婚当事人的本身状况以及一方与另一方的关系符合法律的要求,包括双方均须达到法定婚龄、具有结婚合意、符合一夫一妻制、不存在法定的禁止条件。
婚姻成立的形式要件是要求婚姻成立的程序和方式要符合法律的规定,完成婚姻程序也是婚姻取得社会承认的公示方式。纵观世界各国的规定,大致包括如下三种:
(1)仪式制。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仪式又分为宗教仪式和世俗仪式。具体的讲,宗教仪式是指结婚当事人按照其所信仰的宗教的教规完成一定的形式后婚姻始得成立,在西班牙、希腊等国家,宗教仪式是唯一合法的结婚仪式;所谓世俗仪式,就是双方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举行一定的结婚仪式,通常是在众人的见证下结为夫妻,比如在我国的台湾地区。(2)登记制。也就是法律仪式,要求当事人必须到一定的国家部门完成一定的登记程序后,领取结婚证书,婚姻才具有法律保护的效力。(3)登记与仪式结合制。法国、德国、罗马尼亚等不仅要求当事人进行,而且要按照法律规定举行仪式,婚姻才有效力。美国有一些州规定除了登记结婚之外,还必须举行宗教仪式。英国、巴西、丹麦、瑞典等允许当事人在宗教仪式和民事登记方式中任选一种,都具有法律效力。
我国《婚姻法》第八条规定:“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由此可见,我国采取的也是登记制,只有依法办理结婚登记的婚姻才具有法律效力。至于是否举行仪式以及举行什么样的仪式,则由当事人自由决定,不影响婚姻的效力。婚姻登记大致包括申请、审查和登记三个步骤。
实行婚姻登记制,通过对婚姻实质要件的审查,实现国家对婚姻家庭的监督和管理,减少婚姻纠纷,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能有效地保障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制度,维护国家和社会利益。

  1. 婚姻登记的性质及效力

(一)婚姻登记的性质
婚姻登记的性质问题,涉及到婚姻登记机关实现婚姻登记职能的程序、婚姻登记的行政审查、婚姻登记的效力、婚姻登记案件的司法救济等问题,具有十分重要的法律意义。法学界对此争议较大,主要有行政许可说、行政确认说、特殊的具体行政行为说和行政公示说四种观点。我们认为,婚姻登记属于行政确认行为。行政确认的本质在于确权行为,是对相对人的法律地位、权利义务以及有关法律事实予以确定的行为,目的在于查明某种权利里或者事实是否客观、合法的存在,并确定的认可这种客观、合法存在的权利或者事实。因此,行政确认既不消灭权利义务,也不创设权利义务。我国《宪法》、《民法通则》和《婚姻法》都明确赋予了公民的婚姻自由权,婚姻登记也不过是婚姻登记机关对公民行使婚姻自由权的合法性和结果予以审查确认和记载备案而已,因此,婚姻登记属于行政确认行为。
结婚登记是婚姻的成立要件,进行了登记的婚姻就受到法律的保护,构成法律婚,并且是法律婚的一种公示方法。结婚当事人符合结婚成立的实质要件只意味着具有结婚的可能性,按照形式要件的要求履行结婚程序要件后,才使这种可能性变成现实性,所成立的婚姻才为法律承认并保护。 另外,结婚登记是婚姻登记管理机关为了对婚姻关系进行监督和管理所实施的一种行政司法行为。
(二)结婚登记的效力
结婚双方履行了结婚登记手续、取得结婚证,就产生了法定的婚姻关系,除违反结婚实质要件的以外,应为有效婚姻,从婚姻成立之日起就产生了法定的夫妻权利义务关系,并且非经法定程序不得解除婚姻关系。另外,结婚登记作为民政部门的一种具体行政行为,自然也有具体行政行为的一般效力。下面就从行政行为角度简单讨论一下婚姻登记的效力。
1. 婚姻登记的拘束力
婚姻登记行为一经成立生效其内容对当事人具有法律上的约束力,所有人都必须承担相应的遵守义务。行政确认一经成立,既具有法律效力,无论对行政机关自身,还是对当事人都有约束力。 对于婚姻登记机关也就是民政部门来说,已经办理的婚姻登记非经法定程序不得随意变更或撤销。对于结婚当事人来说,应当依法履行因婚姻登记所产生的权利义务,享有夫妻权利、负有夫妻义务。对于第三人来说,不得随意干预他人的婚姻自由。
2. 婚姻登记的确定力
婚姻登记的确定力是具体行政行为确定力在婚姻登记中的体现,是指婚姻登记行为成立和生效之后,在形式意义上推定合法并生效,非经法定程序不可随意变更和撤销。确认婚姻登记的确定力可以有效维持婚姻登记的公信力,保障善意第三人的利益。
3. 婚姻登记的执行力
婚姻登记行为产生确定力后,就具有了现实中实现的效力。结婚登记后,夫妻双方就应当履行相互扶养的义务。否则,有权机关有权使用国家强制力强制其履行职责。

  1. 婚姻登记瑕疵

(一)婚姻登记瑕疵的界定
婚姻登记瑕疵,是指在婚姻登记中存在程序违法或欠缺必要形式等缺陷,因而,它主要违反的是婚姻登记程序,所涉及的评判标准是婚姻的程序要件。 婚姻登记瑕疵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包括非管辖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非本人亲自办理结婚登记、使用虚假证件证明材料和声明的结婚登记、登记后没有发放结婚证等。凡是无效婚姻和可撤销婚姻之外的程序违法或欠缺必要形式要件等缺陷,都属于婚姻登记瑕疵。
(二)婚姻登记瑕疵与无效婚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婚姻登记作为一种具体的行政行为,其合法性必然要求实体和程序同时合法,按这样讲,登记存在瑕疵的婚姻就是一种违法的行政行为,婚姻当事人有权要求有权机关撤销该结婚登记,宣布婚姻登记无效。自此,婚姻登记自始不发生效力,登记当事人不存在婚姻关系。但是,我们仍然认为婚姻登记瑕疵与婚姻无效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理由如下:
1. 关于无效婚姻的条件,《婚姻法》第十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一)重婚的;(二)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三)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四)未到法定婚龄的。”第十一条规定:“因胁迫结婚的,受胁迫的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或人民法院请求撤销该婚姻。”既然婚姻无效已经有法律明确规定,就不宜随意对其使用情形作扩大解释。如果任意扩大无效婚姻的适用范围,必然导致当事人的婚姻关系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出现一些当事人利用无效婚姻的法律后果损害另一方当事人利益的情况。因此,从逻辑上推断,婚姻登记也就只能是无效婚姻之外的一种特殊的婚姻形态。
2. 我国的无效婚姻和可撤销婚姻都是针对不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情况做出的处理,但也仅限于此。理由在于婚姻作为一种民事关系,以当事人的自愿和法律规定的条件为成立的基础,婚姻登记的主要作用在于通过对已存事实的认可,以期达到一种证明的效力和公示的效果。 随意扩大无效婚姻的适用范围,也不符合无效婚姻制度设立的本意。
3. 婚姻的实质要件的作用在于判断已经成立的婚姻是否具有法律效力,主要通过当事人是否具备结婚的实质条件来判断婚姻有效或无效。也就是说,判断的对象是已经成立的婚姻,判断的标准是法定的结婚实质要件。而婚姻的形式要件的作用在于判断婚姻是否已经成立,根据《婚姻法》第八条的规定,依法登记并取得结婚的,婚姻成立。婚姻成立是判断婚姻有效与否的前提存在条件。换句话说,不成立的婚姻是不存在婚姻有效与否的判断的。
(三)婚姻登记瑕疵的形态及效力分析
1. 非管辖地登记
我国《婚姻法》和《婚姻登记条例》规定,婚姻当事人必须到一方户籍所在地的民政部门或者乡镇人民政府申请婚姻登记,而不得异地申请登记。对于涉外、涉港澳台地区的婚姻登记,《婚姻登记条例》规定:中国公民同外国人在中国内地结婚的,内地居民同香港居民、澳门居民、台湾居民、华侨在中国内地结婚的,男女双方应当共同到内地居民户口所在地的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由此看出,我国婚姻登记的主管机关是人民政府,具体在城市是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在农村是乡(镇)人民政府。婚姻登记机关的管辖范围原则上与户籍管理范围相适应,当事人应共同到一方常住户口所在地的婚姻登记机关申请登记,不得在非当事人常住户口所在地的婚姻登记机关办理。但是,在实践中,无管辖权的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的情况也有很多。关于这类非管辖地等登记的婚姻的效力,一般认为是不影响婚姻的效力的,只要婚姻登记没有违反其他的法律规定,双方当事人符合结婚的条件,出于完全自愿,在婚姻登记机关完成了婚姻登记行为,就应当认定为婚姻合法有效。其理由有如下三方面:首先从法理的角度上看,管辖是内部职权的划分,是内部管理的需要。根据管辖权划分的规定,在婚姻登记机关受理申请之后,当事人并不享有提出管辖权异议的权利,登记机关接受申请即视为接受管辖;其次从婚姻登记的效力上来看,婚姻当事人在婚姻登记机关办理了登记手续,就具有了公信力,而对于政府的这种公信力行为应该予以尽可能的维持;最后从婚姻登记机关的职责上来看,对当事人提供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进行审查,如果对于因婚姻登记机关的过错而使无管辖权的登记机关办理了结婚登记的这种情况予以撤销,无疑是由当事人为婚姻登记机关的错误承担后果,显而易见,对于当事人是不合理的。另外,在实践中,2007年7月3日民政部办公厅也曾作出这样的回复意见:婚姻法规定的四种无效婚姻情形不包括越权管辖的情形,不应认定为婚姻无效,对于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确认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违法并撤销婚姻的请求,应予以驳回。由此也支持了在非管辖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的结婚登记应确认为有效。
2. 非本人亲自办理的结婚登记
《婚姻法》和《婚姻登记条例》规定了婚姻当事人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婚姻登记。因为婚姻登记是一种身份行为,专属于结婚双方当事人,因此并不能适用代理。但是,在现实生活中,经常有非本人办理结婚登记的情况发生。根据婚姻登记是否经过双方事先同意,分为双方事前同意他人代理的婚姻登记行为和一方或双方事前不同意或不知情而他人代理的婚姻登记行为。
(1)双方事前同意的他人代理的婚姻登记行为。常见的情况是当事人有结婚的合意,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未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委托他人代为办理,这里的他人在实践中更多的是与结婚当事人一方长相相近的兄弟姐妹,也有的是婚姻当事人与婚姻登记管理人员熟悉,对其结婚合意和其他情况比较熟悉,在结婚当事人未到场的情况之下为其办理了结婚登记。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当事人并没有亲自到婚姻登记部门表明自己的结婚意愿,但是因为之前已经对他人代理的行为表示了同意,可以查明该婚姻行为确实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因此,我们认为这种情况也是符合结婚的宗旨的,仍应当认定为婚姻有效,当然,前提是双方均符合结婚的实质条件。但是,这样的情况并非完全符合我国婚姻法的规定,有必要采取适当的补救措施,例如将未到场方的意思表示补录并附在婚姻登记档案备查。
(2)一方或双方事前不同意或不知情而他人代理的婚姻登记行为。常见的是一方当事人没有结婚的意愿而另一方找人代替,或者是一方利用与婚姻登记人员熟悉或者是采取其他办法单方以对方名义办理了结婚登记。这种情况,很明显违反了我国宪法和婚姻法规定的婚姻自由原则,本应属无效婚姻。但是,考虑到未到场的一方在事后可能会做出同意或不同意结婚登记的意思表示,故不宜直接否认该婚姻登记的效力,该婚姻登记的效力最好由未到场一方决定。如果未到场一方同意认可该婚姻,婚姻登记有效;如果不认可,应在法定期限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该婚姻不成立。否则,则视为接受婚姻,不能再请求确认婚姻不成立。 另外,《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婚姻登记行政案件原告资格及判决方式有关问题的答复》(法[2005]行他字第13号)关于“婚姻关系双方或一方当事人未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婚姻登记,且不能证明婚姻登记系男女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当事人对该婚姻登记不服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撤销”的意见也肯定了未经本人同意的婚姻登记属于可撤销婚姻的观点。
3. 证件、声明存在瑕疵的婚姻登记
根据《婚姻登记条例》的规定,内地居民申请结婚登记,婚姻当事人应当提交户口证明和身份证,并进行本人无配偶以及与对方当事人没有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关系的签字声明。在现实婚姻登记工作中,最常见的也最容易产生纠纷的情况是借用他人身份证进行结婚登记或者虚构姓名进行结婚登记。
(1)借用他人身份证的结婚登记
现实生活中经常会发生当事人不符合结婚条件但是双方为了取得结婚登记而冒用他人名义、借用他人身份证与另一方办理结婚登记的情况。因为我国现在对婚姻登记采取的是形式审查而并非是审查,因此还是有很多借用别人身份证的人取得了结婚登记,领到了结婚证。对于这种婚姻的效力问题,理论上存在争议。下面,就这个问题作如下分析:
原《婚姻登记条例》25条规定:“申请婚姻登记的当事人弄虚作假、骗取婚姻登记的,婚姻登记管理机关应当撤销婚姻登记,对结婚、复婚的当事人宣布其婚姻关系无效并收回结婚证,对离婚的当事人宣布其解除婚姻关系无效并收回离婚证,并对当事人处以200元以下罚款。”根据该规定,许多人认为,冒用他人名义、使用他人身份证骗取结婚证的,其婚姻关系不受法律的保护,这种婚姻属于无效婚姻。 但是,我们认为,《婚姻法》第十条明确规定了无效婚姻的四种情形,包括重婚、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未治愈的和未达到法定婚龄的。实践中,并非所有的骗取结婚登记都存在上述四种情形,因此,对于不存在无效婚姻四种情形之一的,即使采用了弄虚作假的手段骗取结婚登记,也不能认定为无效婚姻。况且,在2003年10月1日《婚姻登记条例》施行以后,原《婚姻登记条例》已被废止。新的《婚姻登记条例》也没有规定婚姻登记机关可以宣布婚姻无效。因此,简单的把这种婚姻认定为无效婚姻是不合理的。
从法理上来说,同民事法律行为的成立与民事法律行为的有效不同类似,婚姻的成立与婚姻的有效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婚姻的成立是婚姻有效的前提,而已经成立的婚姻,既可能是合法有效的,也可能是无效的或者是可撤销的。 办理结婚登记作为形式要件是判断婚姻是否成立的必要条件。根据《婚姻法》第八条及《婚姻法解释一》第五条的规定,1994年2月1日民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以后,虽然男女双方符合结婚实质要件,但只要没有依法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婚姻关系就不能成立。办理婚姻登记后,婚姻成立,但如果存在第十条和第十一条情形的,当事人和利害关系人可以向法院申请宣告婚姻无效或者受胁迫的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或人民法院请求撤销婚姻。由此也可以看出,婚姻的成立是宣告婚姻无效或可撤销的前提条件,根本就没有成立的婚姻是没有宣告无效或可撤销的必要的。借用他人身份证登记结婚,那么结婚证上登记的一方当事人就是被冒用者,也就是说,从形式上看,是被冒用者与另一方办理了结婚登记,成立婚姻,这段婚姻关系与冒用者没有关系。即使冒用者实际上是与另一方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但因为没有合法有效的婚姻登记,婚姻关系并没有合法成立,可能成立事实婚姻关系,但这还是取决于是否具备事实婚姻的成立要件。
综上所述,对于借用他人身份证登记的结婚不涉及判断婚姻是否有效的问题。一方起诉离婚的,根据《婚姻法解释一》第五条的规定,法院应当告知其在案件受理前补办结婚登记。如果当事人没有补办结婚登记的,则应当根据当事人同居状况,以及是否符合事实婚姻关系分别作出处理。如果双方构成事实婚姻的,则按照离婚诉讼处理;如果双方不构成事实婚姻的,则按照解除同居关系处理。如果结婚证上载明的主体欲撤销结婚证,可以通过行政途径解决。
(2)虚构姓名、身份证进行登记
生活中,不乏以虚假的身份证、姓名进行结婚登记的情况,对于这种婚姻的效力问题,我们认为,只要不存在法律禁止结婚的条件并完成了法定的程序,就应当认定婚姻有效。
姓名只是一个人的代号,特定的姓名代表特定人的身份,但是一个特定身份的人并不完全由姓名来决定,比如说一个人的外貌、出生证明、档案资料等都可以表明特定人的身份。事实上,一个人自出生以后,其基本身份就已经确定,名字也是后起的,在成长过程中,名字也是可以更改的,但是人尽皆知的是,无论名字换成什么,这个人仍然是这个人,不会发生改变,其所从事的各种法律关系也并不会因此而失去效力。因此,结婚登记行为对其发生效力,不宜以名字的差误否定结婚登记行为的效力。
实践中,2002年8月6日,民政部办公厅就安徽省民政厅关于婚姻当事人双方结婚登记后,一方不知去向,法院在受理另一方提起的离婚诉讼时调查发现,失踪一方办理结婚登记时提供的身份证明、户籍证明及婚姻状况均系伪造,另一方因此要求婚姻登记机关撤销登记,应如何处理的问题,印发了《关于撤销黄清江与叶芳结婚登记问题的答复》(民办函[2002]129号)。答复指出,“婚姻登记机关对当事人提供的证件、材料不具备真实性审查的条件和能力,《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二十五条弄虚作假、骗取婚姻登记的是指当事人不符合结婚登记的实质性要件,通过弄虚作假而骗取的登记。因此,对黄清江要求登记机关撤销婚姻登记的请求不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已函复我部(法研[2002]8号),当事人可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向人民法院宣告死亡的,其婚姻关系按一方当事人死亡处理。”
综上,对于使用虚假的身份、姓名进行结婚登记的,只要具备了婚姻法规定的实质要件和程序要件就应当认定为有效,但是可以直接责令当事人提供真实身份情况进行变更登记。
4. 登记机关登记后没有发放结婚证
我国《婚姻法》第八条规定“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根据此规定,对于结婚登记,即使婚姻登记机关依法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但是没有领取结婚证的,当事人之间的婚姻关系也并没有成立。只有依法领取结婚证,婚姻关系才成立。但是,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也有因为婚姻登记机关或当事人的原因,虽办理了结婚登记但是没有领取结婚证的情况发生。我们认为,没有领取结婚证并不影响婚姻的成立和有效。因为从法理上来讲,结婚证也只是一种权属证书,起到的是一种公示的作用,对外证明当事人的婚姻取得了法律的认可。至于当事人的婚姻的实际情况,婚姻登记机关的登记簿就有记载。同样的道理,结婚证遗失或者毁损的,当事人可以申请补领,但不影响婚姻的效力。因此,当事人领取结婚证并不是结婚的生效要件,无论因为何种原因未领取到结婚证,均应自婚姻登记机关依法办理了婚姻登记之日起建立夫妻关系。
我们认为,既然当事人双方都符合结婚的实质要件,只是在婚姻登记机关的行政确认中程序不当或错误,就大可不必一味的否认婚姻的效力,区分具体情况,对于能够补正的可以要求当事人补交相关资料以消除瑕疵,维护婚姻家庭的稳定。

 

参考文献
[1]房绍坤、范李瑛、张洪波编著:《婚姻家庭与继承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2]余延满著:《亲属法原论》,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
[3]巫昌祯主编:《婚姻家庭法新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4]孟鸿志主编:《行政法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5]杨遂全、陈红莹、赵小平、张晓远等著:《婚姻家庭法新论》,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
[6]吴小成著:《婚姻法适用与审判实务》,中国法制出版社,2008年版
[7]赵盛和、乔娟著:《婚姻家庭法焦点·难点·指引》,中国法制出版社,2008年版
[8]黄松有主编:《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总第30集),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
[9]夏吟兰、龙翼飞主编:《和谐社会中婚姻家庭关系的法律重构》,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10]夏吟兰、蒋月、薛宁兰著:《21世纪婚姻家庭关系新规则》,中国检察出版社,2001年版
[11]王洪著:《婚姻家庭法》,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

房绍坤、范李瑛、张洪波编著:《婚姻家庭与继承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64页

余延满著:《亲属法原论》,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147页

孟鸿志主编:《行政法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王礼仁,《规范婚姻瑕疵纠纷诉讼路径之必要性与可行性》,《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11年2月第一期,第7页

孙若军:《论欺骗登记结婚的法律后果》,载《法律适用》2004年第10期

王礼仁:《婚姻诉讼前沿理论与审判实务》,人民法院出版社,2009年5月版,第605页

巫昌祯主编:《婚姻家庭法新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51页

余延满著:《亲属法原论》,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160页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婚姻家庭案件审判中若干问题的思考》,载黄松有主编:《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总第31集),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

所属类别: 律师文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